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bjm732055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士兵日记<三十五>  

2006-10-21 17:5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八五年七月十九日,小雨雾。
 
今天是个血腥而残酷的日子,八里河东山一线阵地在清晨遭到了越军猛烈的炮击。炮击时间长达四十多分钟,不过,如此猛烈的炮击,我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到,钻到洞里防炮的刘国清也没有叫醒我,他说看我睡的特别香,叫醒了也没用,越军该打炮时还是要打炮,不如让我睡个好觉。
 
清晨如此规模的炮击,让人想到是发动进攻的前奏,二营营指设在八里河东山主峰34号阵地的背后,营指用有线电话向所有阵地发出了准备战斗的命令。很有趣的是,同一方向上的阵地电话都是一根线,电话机的手柄一摇,一条线上的电话全响了起来,拿起话筒的人都能听到对方说话,自已说的话对方也能听到。
 
炮击开始几分钟后,43号阵地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电话在刘军医的洞里,刘军医只负责40和43阵地上的紧急救护,他听到好几个阵地上都在报告有人负伤,还听到了42号阵地上有人牺牲的消息。
 
炮击一直在继续,刘军医拿在手里的电话一直不敢放下,他不希望听到在40和43号阵地上有人负伤的消息,士兵们平安也就是他的平安,只要有人负伤,就是军医战斗的命令。而在这样猛烈的轰炸下离开掩体,无疑是非常危险的。
 
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我一直处在酣睡中。
 
从话筒里传来了我们二连的消息。我们二连一百多人作为预备队,已分散补充到了各个阵地上,首先听到的是刘光新和谌新民的洞被炮弹直接命中了,洞址变成了弹坑,估计两人都已牺牲。接着又听到副班长韩少年,新兵陈仓宝,于守作三人都被炸成重伤。
 
在炮击快结束的时候,40号传来了有人负伤的消息,刘军医扔下电话冲了出去。他在炮击停止后才回到43号阵地。
 
我一直还在酣睡中,刘国清在我事后的追问中说,在炮击的过程中,我只是翻了几个身。
 
刘国清是听到刘光新和谌新民牺牲的消息后才叫醒我的,刘光新和刘国清都是来自湖北钟祥的冷水镇,是地地道道的老乡,谌新民是来自武汉市青山区红钢城的,也是我们湖北老乡。他们牺牲的消息确认后,我和刘国清都很伤感,我们坐在洞里好长时间都没有讲话。随后传来了更加令人伤感的消息;从他们被炸的洞里,只找到了他们身体很少很少的一部份,用两块白色的床单,扎了两个很小很小的包袱。
 
听到这样的消息,所有的战友都很伤感,郝爱表现的更是忿忿然,质问为什么不多找一些遗体,人是死了,总不能身首异处吧?这叫战友的灵魂如何得以安息?拿什么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?说到动情处,竟哗哗地流下了眼泪。我们都默默地转身离去,因为一切的劝慰都显得苍白而多余。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痛惜着,遗憾着。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