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bjm732055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战地士兵日记(九十五)  

2007-08-03 23:19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八六年元月十七日,阴,大雾。

 

   昨天下午,我一路飞奔回到32号,文玉海已经到了哨位上,我背起扔在哨位上的背囊,急匆匆地边向连指方向跑去,边跟他和陈成利告别。天气不好,天色也不早了,阵地上的人或者进了哨位,或是钻了猫耳洞,我已没有时间去跟他们一一告别。

   没有去过29号,也不知道路有多远,心急火燎地跑着,不管积水是深是浅,一口气跑到副30号背后的六零炮班阵地上,竟然没用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炮班班长汪毅告诉我,去29号走左边的交通壕。交通壕与炮班哨位几乎是在一个平面而没有一点落差。在这样的哨位上防守实在是没有一点安全感,汪毅却是一脸的不在乎。我给自己壮了壮胆,不得不一头扎进能见度只有几米远的交通壕里。

    交通壕的两边都布满了铁丝网,这让我的心里坦然了许多,我边走边留意铁丝网是否完好无损。铁丝网完好等于安全,破损则表示可能的危险

    这是一段平坦的结合部,交通壕的长度大概有二百多米,速度快一点,也就是一溜烟的工夫就到了。只是这段路两边的林子很密,天色将暗,又是浓雾迷重,路上只我一个独行者,虽不害怕,但却总是提着心吊着胆。

    29号的哨位出现在了可见的能见度里,阵地入口修成了一个像隧道一样的入口,入口上方的编织袋上放了一块从弹药箱上折下来的木板,写了一个大大的29。跑进入口,悬着的心平静了下来,相对密集的哨位和猫耳洞,在雾蔼里若隐若现,犹如一座座坚不可摧的堡垒,在平静中了隐藏着杀机。

    阵地兀立在一片林海的中央,四周的密林突显出了阵地上的一片空白。诺大的一个阵地,只有两棵大树的树干矗立在雾蔼里,看不清它有多高,更不知道它是不是还有代表生命的枝节和绿叶。没有其他的树木存在,想必都被用来加固了工事和掩体。

   所到之处,到处都是用编织袋装满泥土后堆码成的掩体和工事。我找到二排长姚连生,他说早已接到通知,只等我来报到,他随即叫来五班长刘景昌,并把我交给了五班长。

   天已黑了下来,刘景昌安排我和任文革同住一个猫耳洞。因我来得匆忙,也不享悉当前的地形和情况,刘景昌没有安排我上岗。

   一觉睡到早晨醒来,全身的关节像散了架一样不能动弹,难受至极。动一动腿,伸一伸手,发现铺的两端高,中间低,原来是睡到一个变了形的“U”形铺上了。又是第一次睡,可想而知有多难受了。

  任文革躺在连接猫耳洞的哨位上,我俩就说起了话,话题很快就扯到了今天修工事的事上面。我问他天气怎么样,他撩开了望孔的挂帘往外扫了一眼说:“大睛天。”

   听说是大睛天,睡够了觉的我兴致勃勃地钻了出来,哪里是什么睛天?湿漉漉的阵地喝足了水份,雾海履盖了一切,一个十足的阴雨天,工事就不能修了。迷迷糊糊的任文革却说是晴天,想必这小子上岗时,一定是睡着了,要不怎么连下雨也不知道呢?

   早在32号时,就统计了要补充的被服,我报的是一件绒上衣,下午发下来,却是一件绒裤,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。我问刘景昌能不能调换,他说没有办法,我只好自认倒霉,谁叫我是刚刚对换过来的呢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