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bjm732055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战地士兵日记(九十七)  

2007-08-08 21:5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八六年元月二十五日,阴有小雨,雾。

   通知:从25号到28号这三天内一律不准下山,更不得擅自离开阵地。姚连生是当着我们的面,这样告诉班长的,实际上也是告诉了我们。同时还发布了另一个消息:我的二等功批了,张国富也立了一次三等功。

   张国富是钟祥胡集人,身材和陈成利极其相似,个子不高,却很健壮,结实,敏捷。这次出击作战,原定他是参加阻击分队的,并在前天随阻击分队的成员一起去熟悉了阻击地形,来回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。他说用眼睛一看,没有多远,但要走过去,却要花上一二个小时。这是因为山高谷深,有的地方如悬崖一般陡峭,无法绕行时,就是坐在地上任意往下滑到谷底。等到了谷底,裤子破了,屁股也破了。而不是太陡的地方,一人多深的茅草里有无数的草刺直往衣服里面钻,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下坡容易,上坡就难了,这些天一直在下雨,加上这亚热带雨林深处简直就是一块巨大的海绵,一脚踩上去,看似结实的土地却像西瓜皮一样湿滑。爬上一段陡坡,需要消耗巨大的体力。回到阵地时,他们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湿透了,裹着泥巴沾着草屑,十分的狼狈。

  他们走的路线和熟悉的地形,是由两名侦察兵带他们走的。显然路线也是他们亲自勘察过的,听说这只是阻击分队的路线,主攻,助攻,以及预备队走的路线都不一样。看来那些穿着神气迷彩服的侦察兵们确实不容易,光是这么多路线的寻找和勘查,就己十分的艰辛,且不说这样的勘查是在两军对垒的间隙地带,同样对方的特工队也没闲着,他们也是十分的活跃,这对侦察兵的心理和生理都是巨大的挑战。前些日子里,就有一次两军侦察兵的遭遇战。他们真的是比我们更不容易。

   阻击分队人员裁减,在他的强烈要求下,又把他安排到了担架队,担架队比阻击分队危险,也比阻击分队累。这点他十分清楚,他认为这是一次争取立大功的机会,他跟我说:“拼的时候到了,就是累死也要多抬几个伤员,争取再立一次功。”

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雄心勃勃,好像完全不知道,由于担架队员的职责,又是完全暴露在炮火下,他们被炸死炸伤的风险是非常高的。他没有去想这些,他在想自己的未来,他就像是在赌博,命自己的生命赌自己的未来。他和我一样来自农村,我的二等功对他是个刺激和促进。我希望他安全地回来,更希望他能如愿。

   我的同乡徐祥辉,范帮祥,陈忠泽,胡达俊都已随连队上来了,就在山下的坑道里待命出击。在这激战的前夕,我很想下去和他们见上一面,可己不能下去,电话也打不通。我只能在心里深深地遗憾着,祈愿他们平安归来,并能成就他们心中的英雄梦。

   四班的京山老乡秦松柏参加了阻击分队,定于27号下午五点出发。他们的任务是负责攻击分队的安全,掩护攻击分队完成拨点任务后的撤离。

   下午连指又打来了电话,要求阵地把水备足。这种种迹像表明,出击作战就要在这几十小时内打响了。

   我放眼往不远处的对峙的越军阵地望去,它们就像是雾海中的几座孤独的岛屿,摇摇欲坠,随时都会被雾浪吞没。我突然好奇地想,他们有被雾浪淹没的恐惧感吗?他们在做什么?他们是否知道我们就要发起攻击?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就将死去?

   李保齐和张国富叫我一起去背水,一到水源地,我吃了一惊,那里早已聚集了十九个人,大家都得到了备水的通知,就都来了,也把能装水的东西都拿来了。好在这几天下雨,水量充足,灌满一桶水的时间大大缩短。我粗略计算了一下,按每桶水十分钟灌满,轮到我时已是下午的六点多了,七点多点天就黑了,后来的人不灌到天黑那才怪。果然,四班去的晚一点,他们背回来时,已是晚上的七点多了,真够险乎的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