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bjm732055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士兵的战地日记(一百一十七)  

2007-10-06 14:13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八六年四月二十一日,晴,强烈日照。

天亮了,一个难得的碧云晴空的好天气,没有雾,更没有飘浮的白云。只这一点就决字了,下山后的我们,必须在晚上向二线撤离。

几乎所有29号的人员都守在电话机前等待着,议论着。尖利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,姚连生迅速抓起话筒“喂”了一声,我们齐刷刷地注视着他,他的脸舒展地笑了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他的笑脸已把撤离的命令传给了我们,我们已是整装待发,齐刷刷地站了起来,等待着他的正式宣布。

一年的坚守,一年的期盼,等待的就是这一刻。如果说当初我们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来为祖国而战,而此刻最盼的就是回家的命令,可以说这个命令我们足足等待了半年之久。

姚连生放下话筒,喜形于色,无比兴奋地大声宣布:“大家注意,准备撤”。我们都准备好了,只等接替我们的47军61师182团3营7连的战士们进入29号阵地就位了,我们全体在壕内站成一列,迎接他们就位。

他们来了,全副武装,一个紧跟一个。像我们当初进入一线一样,把神圣写在了脸上,也把紧张写在了脸上。不同的是我们在夜晚作为预备队员补充的,是迎着枪炮声上到一线的,他们则是白天,一个相对安宁的白天,甚至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。

我们一一握手,拍拍肩膀,像那久违的兄弟!“你们辛苦了”!“在阵地上多保重”!交流虽简单,却无比亲切,温暖。

接到撤离命令的喜悦,在看到7连的兄弟们后就消失的荡然无存。我走向了和平,他们却走进了战争,走向了流血,甚至是死亡。我望着他们匆匆进入哨位的身影,我的心底涌动着一种复杂的情绪。但时间不容许我多看多想,姚连生已下达了撤离的口令,我只能祈愿他们平安!平安!平安!

来到天梯,战友们竟然在天梯上小跑了起来,要知道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失足摔倒,甚至是将腿折断,我受到感染,也是一步三级地往下跳,整个陡峭的天梯上都是跳跃的身影,下到天梯底下,竟然没有一个人摔倒。

把物资装车后,全连集合在八里河村庄后的公路上,这是全连进入战区后的第一次集合,队列里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(从烟威警备区补充上来的兵员,比如九班的刘昌贵),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(已有部份轻伤员归队,重伤员都没有归队)。指导员走到队列前面,首先下达了脱帽的口令,然后神情凝重地讲到:“同志们!在今天,我们就要离开战斗过,流过血的八里河东山了!现在,我们全连同志向咱们连队牺牲的刘继旭烈士,刘光新烈士,谌新民烈士,向在战斗中牺牲的其他连队的烈士们三鞠躬!一鞠躬!二鞠躬!三鞠躬!”

随着指导员凝重悲壮的讲话,我和全连战友的情绪都被感染了,我与三名烈士都是来自同一个故乡,又是同一年入伍,自然是情同手足。一起来的,我走了,他们却永远留在了这里,这里山川俊秀,风光无限,却又处处充满杀机与险恶,我走了!你们多保重!或许你们的身体已溶入了这里的红土地,但你们的魂魄不会的!会跟我们一起撤离,会一同回到故乡去看妈妈!

我深深低下的头不愿再抬起来,我的眼睛热了,湿了,指导员的讲话还在继续:“他们为了保卫祖国的领土,维护祖国的尊严,他们永远地留在了这里,我们活着的同志要永远记住这些和我们一起战斗过的烈士们!”

军车拉着我们的物资走了,身上只剩下作战装具和面包,这让我们都很开心,不会重复向这里开进时的艰辛了。我们散布在公路两边,三三二二地聚在一起,没人要求什么,一整天的时间里,我们就这么呆着。村子里的两姐妹曾对我们是那样有吸引力,可在今天没人主动靠近村子,走得最远的地方是到小河里往水壶里加水。在前线的最后一刻,所有人都很小心谨慎,唯恐发生什么意外和不测。

等待往往是漫长的。可今天的等待是愉快的,甚至是惬意的。我想到了妈妈看到我的惊喜,父亲看到我时的坦然和不动声色,这让我和战友们的心情越发的轻松。天慢慢地黑了,我们都在右胳膊上系了一条白毛巾,这是跟换防部队的区别标志,天黑,有了这个明显标记,就不会走错了。

各班分成两个小组,正副班长各带一组,行进时靠在公路右边,避免不慎掉入悬崖。出发时是成一列纵队行进着,走了没多久,就涌成了一团了,这是轻装,又是撤离,走起来真的是脚下生风,大家越走越轻松,越走越快。连长见了,喝令各排长管理好自己的部队,不要走的那么急,以免与换防部队发生混乱,这才恢复成一路纵队行进。

大概走了二十公里的样子,遇上了行进中的换防部队,他们与我们一样,是轻装,他们行进在路的中央。不同的是他们的脚步快速而沉稳,与我们的轻快随意完全不同。我想起了十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,让我们背那么重的物资急行军几十公里,不知道是哪个浑蛋指挥的。

 还有保密也有问题,我们这边在换防,越南人就在那边拼命打炮,不知道你换防人家就不会打那么多炮,大概是吃了上次的亏,这次换防一切正常,这也说明保密工作做的更好了。

说不清楚是什么时间到了什么地方,那里有车队在等候我们,说好有人在那里收缴枪里的子弹的,也没人管这事了。我们登上卡车大概只有半个小时就出发了,黑呼呼的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看后面的车灯。也什么都不知道,只知道越来越安全了。随着车厢的摇摆,我睡着了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